• <small id='pe7lxht6'></small><noframes id='a8pwtzk3'>

      <tbody id='qhb2ihmv'></tbody>
  • 井下的月光

    发布时间:2020-08-30 10:35    浏览量:
    难忘的经历好像是躺在时间河床上的石头,任凭时间之水悄悄地流过,直到被时间打磨成记忆中的蓝宝石,在岁月的深处散发着激励的光华,砥砺着奋进前行的路。每当活的压力袭来时,我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井下工作的经历,尤其是头上戴着的矿灯如天上月光穿过如墨般的巷道,温暖着我年轻的心,眼前一切的压力瞬间被消失殆尽,井下的经历更成了中永远的加油站。  15年前的夏天,我被调到煤矿的开拓队,开拓队是煤产一线,也是最为苦脏累的工种之一。第一天下井,看在没有下过井的份上,队领导安排我跟着老师傅们后面打打杂,熟悉井下的环境。漆黑的巷道曲折悠长美文纸胶带,矿灯的光华如悬挂在乌金苍穹的明月照亮前行的路。真正的经历应该从第二个井开始,也永远也难以忘怀的纪念。当时,正好赶上井下迎头空顶美文纸胶带,我们队的主要任务是接顶,就是用半圆木把巷道顶部悬空的位置架实。师傅们熟练地搭好脚手架,我和几位年轻的工友们负责运送接顶所需要的半圆木,因为运输条件受限,每根木料都要我们一根一根地扛100多米才能运到施工地点。一个小班下来,也不知扛了几根木料,稚嫩的肩膀整整脱了一层皮。第二天,肩膀红肿得像发酵的面团一样,胀疼胀疼的。妻子心疼地劝我要不要请假休息几天,我摇了摇头。不管是疼还是痛,第二天中班点完名,又重新回到井下五百米深处的巷道,继续运送半圆木。我清晰地记得,在随后两天,每根木料扛到肩膀上,都有一种无以言状的疼痛,红肿的肩膀好像被将要挤破的脓包一样,颤微微的。木料在肩膀上越来越重,步子也越迈越小。直到本来扛着的木料也从肩膀上滑到了怀里,一根根抱着走,最后变成一根根拖曳着走。  后来才知道,井下空顶是一项重大的安全威胁,处理起来一刻也不能耽误,直到隐患处理完毕。从第四天开始,井下岩巷恢复了正常的施工。肩膀从此再也没和半圆木亲密接触了。随后不久,我被调到机电科管子队,开始了与风水管路、镙丝扳手相伴为伍的日子,虽然也是在井下,相对于产一线来讲,劳动强度却大大地降低了。 产一线到辅助单位再到机关部室,现在调产一线已有十多个年头,但每个月都要去下井,都会到产一线去。每次下井回来,我的心都久久不能平静,那种心灵的震撼和思想的震动只有经历过的人才内心深处的共振,因为他们总会想起在井下那刻骨铭心的经历,激励着我在工作中矢志前行。如今能够坐在窗明几净的办公室,我深深地知道,井下的工作经历对我而言是一种宝藏,埋藏在思想的深处,只要稍有懈怠,思想的阀门就会被头顶上那轮如月的矿灯照亮。那来回奔波忙碌的灯光,就好像照耀在乌金世界的月光一样深邃,为每一名工友指引着前行奋进之路。而我,作为一名煤矿工人,如同一块移动的煤,沐浴在纯净的月光里美文纸胶带,和思想巷道的苍穹,一束如煤般纯净的月光,正照耀着自己灵魂的前方。  难忘啊!井下那轮如月的灯光。  原创作者:胡 锋
    美文纸胶带 花瓣网美文美图 300字美文摘抄
      <tbody id='dma4uy5s'></tbody>

    <small id='s7jtpi5x'></small><noframes id='hy3hht7m'>

    文章摘抄网-标签-友情链接-sitemap-sitemapm-sitemap-sitemapm-sitemap-sitemapm-google-googlem-rss-rssm
    Copyright © 文章摘抄网 版权所有

  • <small id='g3igx64w'></small><noframes id='iu7j3b0c'>

      <tbody id='glvmgw7n'></tbody>